怡保广州航班才飞两天就出状况,希盟政府两天不一样!
拉曼教育基金会由专业人士管理,倪可敏不要胡言乱语  

[马华66届大会] 魏家祥:希盟打压不择手段,马华会逆流而上!

On 星期日    01-12-2019 10:27:00

首先,感谢大家的出席,感谢大家继续与党同在。就如我在国语致辞时所说,感谢国阵成员党、我党中央领袖、基层同志、党工及志愿人士,在丹绒比艾的补选期间,不辞劳苦、日以继夜的全力助选,为马华为国阵取得重大的胜利。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次的胜利,谢谢你们!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伊斯兰党在这次补选中给予我们的支持和协助。我们在理念和政见上虽然不尽相同,但站在反对党的立场,在监督政府施政上结合力量,同时以宪法精神为框架,为在野党阵营注入更多元的价值和论述,我相信这将为我们的政治局势带来正面的发展。

我也要借我党中央代表大会这个平台,再次感谢全体丹绒比艾选民,谢谢你们给予马华一个机会。

我保证,日昇一定竭尽所能、全力以赴,以一个全民代议士的角色,监督制衡,为民服务,为民发声。

我们可以振奋,但不能松懈。我们可以重鼓士气,但不能骄傲自满。

丹绒比艾补选,从敲定候选人到选战攻防,再到重大胜利,都体现最珍贵的价值和理念,那就是:国阵精神的初衷。

各成员党并肩作战、互相支援,不分彼此、精诚团结。国阵的竞选合作模式展现出来的,就是中庸、多元和包容的价值和理念,也唯有如此,才能得到群众的掌声,也才能赢得全民各族的支持。

补选的胜利,再次证明中庸、多元和包容的价值,是多元马来西亚的王道和正道,马华必须确保国阵在这个正确的轨道上继续前进,不偏离,不U转,一路挺进,国阵才有望在下届大选重返执政。

在敲定候选人的阶段,我们曾面对一些不同的声音。当时,很多人不看好马华,尤其是行动党,一直指指点点,看扁马华不能上阵。但国阵的精神毕竟经得起考验。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也选择站在更高的位置上看全局,作出最明智的决定,那确实是一个令各方都满意的决定。

这场补选,我们没有执政的资源和优势,更面对一个违背自己过去的立场的执政党。他们大肆利用手上的资源和权力,大撒银弹,在补选期间宣布的拨款高达4000万。

更可恶的是,希盟还在补选中大玩种族课题,包括派发传单呼吁穆斯林优先投给穆斯林,然后还试图栽赃嫁祸给国阵。面对希盟的种种肮脏手段,国阵成员党和友党,始终沉着应战,确保自己不偏离中庸、多元的路线。我们拒绝跟对手比谁更种族,而是以强调多元中庸的方式,突显务实为民的态度,争取选民的支持。

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一个脉络,509大选后的补选,特别是从金马仑到士毛月,从晏斗到丹绒比艾,国阵必须面向全民,而这正是国阵的胜选方程式,这种精神必须延续下去。马华重申,国阵的精神,不是只为单一族群,而是服务全民,为全民的利益斗争。

当巫统和伊党宣布合作,并签署《全民共识宪章》时,引起了许多关注和讨论。在两党合作以及签署这份宪章之前,马华早已表达明确的立场,我们坚持,国阵成员党寻求与非成员党进行合作,都必须尊重国阵的共识原则和多元价值,以及国家的宪法精神。

而两党所签署的《全民共识宪章》,确实涵盖我们所坚持的重要元素,也符合普世价值,以宪法框架为依归,尊重多元、维护宪法精神,这是我们必须贯彻的方向和路线。马华作为国阵三大成员党之一,必定极力贯彻国阵中庸多元的路线,确保国家的现有宪政体制不会受到任何冲击和威胁。

我们看看当今政治局势,充满许多不确定因素,各种各样的勾心斗角,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关于国家接班人的课题,一变再变、纷纷扰扰,无论是希盟4党,或4党本身内部的派系,每个各怀鬼胎,甚至公开针锋相对。两个部长,明明是出席同一个内阁会议,出来后却各自表述,人民看了也头昏脑胀。

但是,无论局势如何变化,也无论何时大选,最重要的,始终还是我们自己,我党上下必须做好随时面对选战的准备。

政治挑战越来越大,选民对政治人物的要求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越来越高。尤其是年轻选民和首投族,他们不只会观察跟政治人物面对面的接触,也会评价政治人物在各个国家课题的主张和政治论述,包括网上的表现。

因此,我在此声明,任何有意愿成为候选人的同志,条件将更加严格,候选人必须具备三语能力,能够论政,无论是在议会厅,无论是上街头、上战车、上电视,在社交媒体,线上线下,都能侃侃而谈,塑造个人品牌及形象。同时,更要有亲和力,及良好的服务态度。

下届大选是一场硬战,每一票都重要。如果我们一成不变,就只能等待被时代的洪流所淘汰。

丹绒比艾补选还传达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那就是很多选民很敢换。我们不要再把任何族群的选票,当作是某个政党的铁票。就算是华人,也不会理所当然的永远支持一个政党。

选民的支持,不是理所当然。在509大选经过换政府的洗礼后,选民敢敢换,相信会是全国人民的常态。再也没有所谓的铁票,他们这次支持你,并不代表下次也支持你。因此,在来届大选,很可能是中间选民占最多的一届。

作为反对党,我党不能停留于人民对现任政府的不满。要把民怨转化为选票,我党必须在监督制衡、针砭施政弊端的同时,也提出政治主张,尤其是改革国家的建议和论述,并积极参与辩论国家的政策和课题,提供人民替代的选择和想象。民怨加上解决建议,才能更有效说服中间选民。

在这个重要的场合,我不得不提近日越演越烈的拉曼课题。林冠英一再滥用财长的权力,全面打压拉曼和马华,但我们不会妥协。

事实上,在拉曼拨款事件上,我们被打压超过1年。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想尽办法剿灭马华。谁不知道马华创立了拉曼,但马华从来没有把拉曼当作马华的私人财产。

财政部长林冠英一直说我们拉曼信托局犯规、违规,我今天在代表大会上斗胆地公开一些内情,让大家评评理。

在去年的11月2日,林冠英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时破天荒首次不给拉曼任何行政拨款,只给55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身为唯一的反对党华人议员,我在国会第一时间呛声,提出抗议,结果林冠英大动肝火。

后来,林冠英不但不给拉曼行政拨款,还警告拉曼不可以起学费,同时提出了“政教分家”的条件,要马华放手拉曼才可以获得行政拨款。拉曼校友总会(TAA)于去年12月12日率先支持林冠英论调,自此就永无宁静之日。

拉曼学院教育基金会在去年12月19日接获大马公司委员会的信件,指有人投诉拉曼信托局不符合基金会章程8.2条,因此要求我们要在1 个月内做出解释,不然将吊销基金会执照。

在我们了解整个情况后,其实,根据政府当时的定义,50%信托局成员不可以与创办人有关系,指的是半数基金会信托局成员不能是有关集团及发起人的家属、职员,同时也不能跟母公司或其属下附属公司的董事局拥有一模一样的成员。曾几何时我们8位信托局成员拥有家属、职员关系,或兼任机构及子公司董事局成员?

经过我们向内陆税收局解释后,该局于2019年1月23日的回函,证实拉曼教育基金会是100%符合规定,我们并没有违规。

原以为一切风波终可平息,岂料内陆税收局在短短的2个月内再发出另一封信函,指我们不符合指定的条规。其实,自从做出解释后,我们并没有增删信托局任何成员。众所周知,内陆税收局是属于财政部管辖,如果不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干预,内陆税收局怎么会无端端撤销之前已确认100%符合条规的公函呢?

我再次强调的是在委任每一位信托局成员时,都必须获得贸消部长的批准及有关单位的审核,而我们每一次都根据程序申请,并且都获得批准,何来不尊重法令或违法?

其实,为了避免此事僵持不下,贸消部于今年5月9日召开了协调会议,该部门也邀请了内陆税收局代表出席,我方代表也出席了会议。当时的会议建议,由于信托局的成员都是拉曼教育基金会成员,因此要求当中4人辞去基金会的成员。

虽然这个是新建议在法律上未必正确,但我们当时以和为贵,欣然接受贸消部秘书长的建议,并把相关信件交给在场的内陆税收局代表,等待他们的批准。

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于5月24日收到内陆税收局的信件,竟然指我们要求4名信托局成员辞去基金会成员藉是马后炮行为。政府建议,我们根据指示,怎么却变成我们是马后炮(afterthought)?

我们只好再度上诉,因为很多基金会的结构与拉曼教育基金的结构一样的,包括首相敦马哈迪设立的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也是在大马公司委员会注册,同样是属于责任担保有限公司(Public 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 ,享有财政部免税地位。

为何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的成员和信托人是一模一样,而拉曼教育基金会的却不能?我们提出了很多不同的论据,但有关当局,尤其是财政部长掌管的内陆税收局还是执意不接受。

蔡添强也于今年7月31日在Royal Lake Club 会见我和廖中莱,要求我们让出半数的信托局成员,以让林冠英指定的TAA人选进入信托局填补空缺。这简直是霸王硬上弓了,所以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献议。

之后,贸消部长赛夫丁和蔡添强于8月5日在Zenith Hotel Putrajaya 与拉曼理事会主席廖中莱会面,也表达了贸消部长的意愿,希望这个事情可以好好的解决。如果当局非要我们更换4位原有的信托人,取而代之的是另外4位跟马华没有有关系的信托局新成员,我们也勉为其难的选择息事宁人,以便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但是我们始终坚持依据基金会章程行事,即交由基金会会员大会推举信托人,让贸消部长核准,而不是由财政部长指定人选。

10月10日,赛夫丁再次在Le Meridian Hotel, Putrajaya 与拉曼理事会主席廖中莱会面,后者也呈上4位独立的替代人选成为信托局成员。过后,我们在10月18日正式提呈4人名单给大马公司委员会,第一位是优大前校长丹斯里蔡贤德教授。他也是亚太工程师协会会长,是个学术界权威人士。

第二位是拉曼的第四届毕业生,也是被当今政府受委为数个仲裁庭及皇家调查团成员的著名律师----拿督郑光明。

第三位是在会计界著名的BDO合伙人拿督Khoo Chin Guan,他曾经是马来西亚会计师协会的主席,也是拉曼杰出校友。

第四位是拿汀巴杜卡陈淑珠。她是敦陈祯禄的孙女、敦陈修信的女儿,也是一名著名女企业家。她并不是马华的任何党要或活跃于马华。

这四位都是企业精英、学术精英,而且是杰出校友。我们为了解决问题,可以委屈求全,以和为贵。这4名新成员的资料已呈上给政府超过一个月,至今还未获得批准,难道又是马华的错吗?

几天前,11月26日,在拉曼新届理事会会议上,财政部官员突然呈上一封信函,指理事会不合法,因为信托局成员全是马华党员,令我们大吃一惊。

曾几何时有一条法令、宪法限制某个政党的党员不能在同一个时侯成为基金会成员?这已经侵犯了我们的基本人权,宪法赋予我们参与社团或公司的权力。更何况大马公司委员会已经同意让拉曼信托局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处理信托人更换手续。

在今年11月28日,林冠英目中无人、目无法纪,单方面直接委任拉曼校友总会为拉曼信托基金的持有人,罔顾现有拉曼学院教育基金会的主权,居心何在?他执意把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拨款发给新设立的基金会,难道不是在分裂拉曼吗?

套用中美贸易战习近平一句经典的话,“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林冠英还不善罢甘休,我们也会奉陪到底!

林冠英如果有本事,为何他不敢质疑敦马的 Perdana Leadership Foundation 和其信托局的成员?对马华就嚣张跋扈,对老马就唯唯诺诺,变脸比翻书还快!

我要告诉林冠英,够了,我们受够了!不要再打压拉曼,不要再进行政治迫害。拉曼是我们创立的,我们和华社共同扶持的高等学府,它造就了至少20万名莘莘学子。它每年招收6000名-8000名各族学生,而绝大部分学生是华裔。这个人数接近20所政府大学每年所录取的华裔新生总人数。我们创设的拉曼为国家培育英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行动党当了执政党可以让所有华裔子弟顺利进入政府大学,选修属意的科系,这也意味着拉曼再也没有学生来源,马华也完成了历史使命,但现实是行动党根本做不到,只要入学限制还在,马华创设的拉曼还是有存在的必要和价值,所以我们就有责任好好的保护拉曼大学学院。

Lim Guan Eng, TAR UC was formed by MCA, we will not allow you to destroy it. TAR UC has been in existence for 50 years, serving those from needy families and meeting the need of our nation. It has produced many professionals and experts in various fields. So please, stop ruining an institution that has contributed much to nation building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s long as I am the President, I will be here to protect TAR UC from those who intend to tear it down. I am sure all MCA members & those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ty will also do their part to safeguard this institution.

Lim Guan Eng, you and your father as well as your party have never donated a single sen to TAR UC. Please do not abuse your power and stop all your wicked moves to wreak havoc on TAR UC. Please stay out of TAR UC!

真金不怕红炉火。事态演变到这样,我直接挑战林财长公开辩论,痛痛快快说个明白。行动党不是最爱挑战别人辩论的吗?哪里知道,静静党不只对土团党静静,对反对党挑战辩论,也静静不敢接受挑战。男子汉大丈夫,不敢辩论就敢敢说,何必还要扭扭捏捏呢!如果真的站的正,为何林财长害怕辩论?

各位同志,在我意料之外的是,除了华裔同胞,在拉曼拨款课题上,连友族同胞也给予我们支持和关心。在丹绒比艾补选期间,我们在大街小巷的筹款中,获得各族慷慨捐助。我们的友好政党,包括砂拉越的政党,也联络我们,愿意给予协助。另外,我特别 要提起,森州伊党也展现关爱维护正义的精神,在补选期间为拉曼筹款。

我在这里感谢各政党的相挺。我也深深感谢所有支持拉曼、捐款给拉曼的善心人士。到目前为止,各界人士已为拉曼筹获22万3千9百74令吉。这些筹到的善款,每一分每一毫,都是用在学生的福利上。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拉曼一定会在千磨万击中,更加茁壮成长!

我党也将在这次代表大会进行修改党章,其中最主要的是两项,首先是把新党员入党年龄降低至16岁,第二是设立附属党员制,让非华裔人士能够成为马华的附属党员。

我们发现,其实在1950年代,马华就招收了很多友族同胞为我们的附属党员,因此我们今天在党章中做出相关的修改。这也符合今天政治格局的最新发展。

马华虽然是一个华人政党,但我们从不排外,也始终贯彻多元种族路线。通过附属党员的制度,马华的斗争能够更加跨越族群,也获得更多友族同胞给予我们意见,让我们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时候,能够以一个更平衡和符合当下全民的视角进行判断。

各位同志,请务必记得,在野的路绝对不容易走。我们一定要清醒的记得,无论我们在丹绒比艾赢得多漂亮,马华目前还是只有两个国会议席。马华要回到政治主流,并最终重返执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工要做。

在补选期间,我们已经见识希盟的手段。为了赢得选举,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他们补选惨败后,希盟的进攻只会变得更加疯狂,单单是拉曼拨款课题,我们就可以看到,为了打压拉曼,为了报复马华,他们可以多么不择手段。

但是,从国家独立到建国,马华什么敌人没有遇过?什么风浪没有经过?行动党要我们低头?行动党要我们屈服?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告诉行动党,告诉希盟,马华上下不会妥协,马华会越战越勇,逆流而上!

相关帖子

刚果金沙萨建设部长礼貎拜会马华,移交5600义款予拉曼

魏家祥强调与阿迪案不同,扎希应尊重沈可婷案判决

若没带来可观收益,应废5年以上产业盈利税

国阵三党达致共识,明日宣布丹绒比艾补选候选人

国阵各党相辅相成,中庸多元精神贯彻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