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汉顺:一起面对逆境,霹马华力挺魏家祥
魏家祥:前朝政府展开工程5华小未竣工不全因拨款  

卸过去原罪历史包袱 一切零开始,魏家祥:马华走自己路

On 星期日    03-06-2018 12:34:00

2018年5月9日开始,马华终于可以卸下过去的原罪和历史包袱,一切从零开始,无需再顾及所谓的国阵精神或盟友精神,更无需为盟友的过错而买单!

魏家祥表示,马华在509后就必须走自己的路,过去的原罪与历史包袱必须卸下。

询及这是否意味着马华将会脱离国阵发展?魏家祥说,很多人停留在去和留的问题,而他认为,国阵在509后,存在与否不重要了。

他感慨的说:“509政权跨那一天,即使留下名字,也只是名存实亡,今天也不需在意,谁留谁在,这已经不是完整的国阵。”

他说明,倘若国阵依然是执政党另当别论,但当国阵沦为反对党时,每一个政党都应该有自己重生、自我检讨反省的机会。

他说,这可能是新的契机,今天的局面终于让马华可以摆脱这个困境,今天马华应该做的是,对则赞,不对则轰。

论政反对党重要元素 与时俱进探索普世价值观

魏家祥表示,509是马来西亚两线制的成型,论政是反对党重要的元素。

“论政对反对党而言非常重要,譬如你做某些东西的普世价值观是什么?好像今天华人对过去感冒的东西,不要以为不会改变。过去80年代很多华人领袖落败是因为宋谷问题,2008年局面改了。大家高兴戴着宋谷进皇宫,马华去年进皇宫,我们始终相信不戴(宋谷),但是最近反对党议员接受,一些人介意把它重提,当99%的民众都感觉良好,你还执着什么?”

他说,别一直相信过去所坚持的还能广受欢迎,未必如此,当大家觉得不重要,原来把政府推倒才重要,即使过去几十年敌人在一起,从过去不计前嫌,可以拥抱一起,推倒他们眼中腐败的政权,那才是共识。

他也表示,没有人发现土团党的存在是填补巫统,尽管不喜欢巫统的人士也应该用同样眼光看待土团党,但往往都被其他课题遮掉包括舞弊事件,令他了解这一次大选不应执着过去的事情。

他续提及华文教育说,马华过去在公平学习母语教育课题上撑到很辛苦,在很多人以马来西亚人自居或为傲之际,马华何尝不是保持同样看法,但会多了“华裔血统”的说法。

“重要与否,见仁见智,一个承认华裔血统的人对国家的认知,以马来西亚人感到骄傲的爱国热诚,不见得比所有只称呼自己为马来西亚人来的少。

与巫统相见仍是朋友 现阶段不急寻合作对象

马华与巫统并非不共戴天之仇,相见依然是朋友。

他也表示,马华与国阵的日后合作需建立在数个基础上,如“国家利益、是否符合马华普世价值、盟党改变了吗?”等。

他续说,一些巫统州级领袖表示若马华国大党不开放,巫统将会开放给其他种族进来,他不以为然的说,对方说不定连问题在哪里也不懂。

“还是旧思维来看待问题,错总是在别人。”

他说,马华现在不急于找人合作的时候。

对于巫统与马华现有的关系,魏家祥笑说,大家没有不共戴天之仇,相见依然是朋友,马华也祝福巫统的改革。

魏家祥表示,希盟名誉主席敦马对准一个人(前国阵主席纳吉)开打,在某程度上获得巫统一些党员的认同。

“巫统没有错,他甚至告诉你,巫统很好,这是他们选战策略。”

针对选前退出国阵建议 局面或是马华输到完

大选前,一直有声音建议马华退出国阵,是否曾想过,当初一个转折或许不会演变今天的局面,魏家祥不假思索的说:“局面可能是马华输到完,你和行动党比较你不会赢!”

他说,民众对马华的印象是经由长年累月,因此,并非一个举动就能紧扣人心。

他说,马华独自生存,得独自经营华人选票,尽管希盟号称全民政党,但是版块还是分到很清楚。

“回到政治现实你看看,事后孔明你说相信马华会赢,你会赢哪里?士布爹,还是白沙罗?你跟行动党形象对比累积了几十年,除非你以前累积三大种族,但是真正回到现实问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不可以说有早知没有乞丐(广东俚语),当时退出,所有政党不是你马华而已,今天很多人说某个原因是华基政党,所以并不是一个方程式固定,马华必须把核心思想、核心价值找回来。”

对教育依然有热诚 愿意与新政府合作

魏家祥坦言对教育依然有热诚,也愿意与新政府合作,并认为新政府听取官员太多建议则无法跳出框框。

他说,坚持华文教育让马华付出很大代价,华小这一块,充满诅咒,要关闭,让马华花了不少精神。

“今天我期盼和新政府坐下来,给我们一个机会,把我们过去点滴做交流,听不听由他们决定。”

“他们不明白为何华人不要宏愿学校,我们坚持不兴建,今天执政党也应该了解。”

他续说,目前手上10+6华小计划,希望能移交给负责人,至于如何完成则尊重政府的决定,若新教长愿意,他可以低调坐下商议。

调整成反对党心态 扮演鞭策督促政府

一夜之间从执政党变成反对党的魏家祥坦言,不冀望3至5年变天,更不希望这么快变天,否则只证明这个国家更烂。

“我们希望国家做得更好,当新政府新政策让人民百姓过得不错,马华成就整个民族还计较执政吗?你希望马来西亚人过得好,或许我看不到变天的那一刻。”

他说,两线制是让反对党有机会监督政府的表现,没有政府可以做到绝对圆满,非常高效率的政府也会有空间让反对党有机可乘。

他反认为,做一个建设性的反对党,不见得是坏事。

“做好长期反对党的角色,再培训新生代,准备好接任政府。”

“马华完成历史任务,我们成就他人,马来西亚这么大,长久以来存在执行的问题,岁月的转变会让人民过得更好,让我们更加回归民间,了解民间在想什么。”

他坦言他在过去21天调整自己成为反对党心态,并会扮演鞭策督促政府的反对党角色。

他也提及一个似曾相似画面,“敦马在土团党宣布终止隆新高铁计划后,才正式在内阁讨论,大家应该没有忘记马华当年因为巫统最高理事会决定后,才提呈内阁寻求决定的事情而被人挖苦,当年我们被骂,今天验证了,对和错其实是要看对象。”

他也表示, 今天的希盟会否是国阵2.0依然言之过早,但是土团党的DNA(脱氧核糖核酸)是源自同个政党。

打造有效反对党制度 引起留意也是一股力量

这届大选让众多领袖下马,包括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他也在隔日中委会宣布不在来届党选蝉联总会长职位,身为署理总会长的魏家祥很自然成为焦点,过去数周都有人建议他应该扛起领导马华的责任。

他透露,很多马华领袖意兴阑珊,反映离开的想法,他感叹道说,当初若败选,他也会告别政坛。

“我今天没有办法,要在国会呛声是我的责任,我的提议没有同个政党的议员可以复议,既然是代表党的唯一声音,在过去两三个星期我正在考虑这项建议,既然离开党选还有一段时间,我朝着这个方向,但一切交由党基层决定。”

他也恳求有志的年轻人留下来,毕竟或许下一次变天20至30年没有人知道,何不打造一个有效反对党的制度,吸纳有识之士,让制度成型,具有论政能力,让人留意马华也是一股力量及价值。

他也说,目前党也出现零星党员退党的情况,对他而言,要走的留不住,祝福他们,不用毒瘤来形容。

资料来源:光华日报

相关帖子

魏家祥:希盟坦承GST更好,未来将重启GST

魏家祥:前朝政府展开工程5华小未竣工不全因拨款

廖中莱:不敢质问前财长反针对魏家祥,林冠英不负责任、欺人太甚

捡前朝10+6成果?行动党应争取兴建更多新华小

财政部问题由首相回答,部长能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