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善舞 - 打开人际大门金钥匙”培训女企业家,马华总部举行廖中莱主持开幕
希盟治国无共识将导致国局紊乱、经济衰退  

63亿槟海底隧道丑闻: 魏家祥:林冠英过去多次挑战和接受各阶巫裔部长及官员辩论,未听说要论资排辈,莫非欺华怕巫?

On 星期二    13-03-2018 16:21:00

(一)我挑战林冠英辩论,却被林冠英反过来说我嚣张,这是很可笑的;因为当说到嚣张,林冠英如果认第二,哪里会有人敢认第一?

(二)林冠英的嚣张是铁证如山的。翻查过去的记录,自从他出任槟城首席部长以来,他前后至少三次针对涉及槟城的课题,向联邦部长甚至是身为公务员的总警长挑战辩论,再有一次则是他答应接受联邦部长的辩论挑战。

(三)20111128日,林冠英挑战当时的首相署部长诺莫哈末耶谷,针对槟威大桥和居林北海大道延长收费期限辩论。诺莫哈末耶谷只不过是联邦部长,他在巫统党中央没有任何的高职。

(四)201647日,林冠英接受城市和谐、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的挑战,针对槟城山竹园土地转卖事件进行辩论,阿都拉曼达兰只是巫统的最高理事。

(五)201727日,林冠英针对槟城被建议列为联邦直辖区,向联邦直辖区部长兼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下战书辩论。

(六)再有一次,也就是201491日,林冠英针对槟城志愿巡逻队(PPS)的争议,竟然挑战身为公务员的全国总警长卡立辩论,可是卡立连党的基层干部都不是,不过是一名公仆而已。

(七)我因为疑点重重的槟城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计划,涉及到全体槟城人的庞大利益,于是挑战林冠英辩论,结果林冠英却嚣张的、高傲的要论资排辈,嫌弃我在马华的党职。

(八)比起那些他曾经挑战过辩论和接受辩论挑战的人,我怎么就要面对如此的不公平的待遇呢?论党职,我身为马华署理总会长,难道不比他们来得高吗?难不成只因为我是华人,他就大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就像他认定华人只会对行动党千依百顺,已经无需再讨好华人了,因此,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就不必再注重华人,对华文教育只字不提。

(九)又或者林冠英信心十足,可以在来届大选剿灭马华,往后不会再有政治对手来制衡他们,所以他就高傲了起来,不用再像过去那样刻意的打造自身的形象,更不屑为了人民利益跟我当面对质,解开当中的谜题。

(十)大家或许好奇,过去的林冠英动不动就挑战辩论,从不见得他高喊要维护行动党秘书长的高贵地位,可是为什么现在面对我的挑战时,他却摆架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高贵到只有首相才有资格跟他辩论?况且,我明明挑战的是身为槟城首席部长的林冠英,针对的是州政府事务,怎么又关他是行动党秘书长的事呢?

(十一)其实,这一点都不出奇,当计划明显存在着舞弊和犯错,管理不当的事实也摆在眼前,林冠英只能够用种种歪理和狡辩,来拒绝和我辩论,因为如此一来,才可以避开人民公开检视槟城政府,确保行动党剿灭马华的美梦万无一失。

(十二)林冠英总有各种理由来狡辩,就像最近社交媒体传出一张照片,他光着脚跟那位被指收取1900万令吉,以便摆平反贪会的拿督斯里的合照。当逻辑思维都告诉我们,照片中的场景一定是住家,内里的人物才有可能光着脚,林冠英却说这不过是公众人物在公众场合,难免跟一般民众的合照,还指责这是媒体故意炒作。只不过,曾几何时,我们会在公众场合光着脚?至于一般的老百姓,又是否会有如此珍贵的机会,在自己的家里跟高贵的首席部长合照呢?

(十三)当双重标准向来是行动党的惯用伎俩,整天都有种种的理由来替自己狡辩,那么他之前可以不看身份,挑战当时的首相署部长诺莫哈末耶谷辩论,如今面对同样是首相署部长的我,他却要摆架子说要论资排辈,用双重标准来拒绝我的辩论,还无厘头的说我对号入座,搞得我满头雾水,这又不懂是哪门子的狡辩。林冠英,不要再逃避了,请你当个真汉子。

相关帖子

“乞丐论” 侮辱拉大,谢琪清道歉!

【马华第65届代表大会】魏家祥:民意至上马华自强,一步一脚印改变

魏家祥:继续支持拉曼,马华坚持做对的事

魏家祥:政府林冠英不可偷换概念,故意指责马华趁机调涨学费

魏家祥召开首次中委会议,宣布各党职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