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更多友族选读,“华教是全民教育”
廖中莱:政治敏感理由牵强,隆市政局须批准啤酒节  

黄家泉:未来要自立,普腾须做好品管

On 星期一    17-07-2017 08:59:00

(八打灵再也15日讯)第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黄家泉认为,普腾须先解决最根本的管理和品质问题,然后提振销量及使表现持稳,未来才有可能自立及成立本身的车贷服务。

针对马来西亚汽车机构(MAI)总执行长拿督马达尼提及中国吉利汽车入股普腾合作后,或能有一家信贷融资公司来垂注普腾现有的融资问题的可能性,黄家泉对《南洋商报》说,此事仍言之过早,一切有待普腾汽车的销量表现成功后再说。

营销不协调

“这就好像一对情侣刚谈恋爱,就谈到结婚后生的孩子未来是否要去哈佛大学深造(这还是很遥远的事),一切言之过早。”

他坦言,普腾最大的问题,在于管理和汽车品质上,其中市场营销和代理商合作不协调,也是问题所在。

对于营销上的不协调,他举农历新年为例说,华人在农历新年喜欢买红色的新车,以显吉利及喜气洋洋,但代理商却未能随着新春促销增加红色汽车的供应量,亦没做好市场调查的功课。

他同时指出,以前曾有一些普腾供应商供应劣等的零件,导致车款存有缺陷,进而导致普腾车辆滞销。

“随着中国吉利控股集团入股普腾,成为策略伙伴,我相信吉利将会保留有素质的本地汽车供应商,素质不好的供应商则会被淘汰。”

其他汽车品牌也面对无法获车贷非最大问题提及普腾过去有很多订单但买主无法获得贷款,黄家泉不否定可能有这类个案。

“其他品牌如丰田、本田、宝马、马赛地及第二国产车也有面对这个问题,可是,他们也没因此陷入如普腾般的困境。这证明普腾的困境,并非融资控管过严的问题所致,毕竟欲购车无法获得贷款的比例还是不大的。”

外资银行不愿参与车贷

他说,在借贷时,银行也必须循有风险评估的作业模式,不能胡乱借钱而导致太多坏账。

询及身为中国企业的吉利公司会否寻求中国的银行来合作参与汽车贷款的业务,黄家泉回应,这牵涉到国家银行的政策考量及中资银行是否愿意参与车贷业务,一般上,外资银行都不愿意参与车贷业务。

“不过,目前一些大的汽车公司如丰田,已设立本身的车贷服务,以确保好客户能顺利获得贷款。将来如果吉利和普腾的合作非常成功,客户很多,他们可能也会设立本身的车贷业务服务,这是有可能的。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这还是言之过早的议题。”

他补充,汽车公司的轿车要热卖及有一定的销量,才能成立本身信贷公司,目前丰田和宝马公司有提供自家的车贷服务。

普腾品牌生产博越若受欢迎将产更多吉利车款

黄家泉指出,吉利在中国最受欢迎的车款“博越”四轮驱动车,将会以普腾的品牌在马来西亚生产。

“如果这款汽车受到大马市场欢迎,订单理想的话,吉利与普腾的合作就可说是朝向成功之路,接下来普腾就可以继续生产更多吉利技术的汽车品牌。”

他指出,吉利与普腾合作后,普腾可以直接采用吉利技术和技术人员,生产汽车后在本地销售,并将之出口到中国。

助争取中国1%市场

他说,由于中国要彰显开放的对外政策,因此允许外国汽车公司入口中国市场,而宝马、福士伟根和豪华等汽车品牌,现已在中国市场销售。

“譬如马来西亚属东盟品牌,目前东盟没有任何一个东盟汽车进入中国市场。”

他说,吉利会协助普腾,争取中国1%的销售市场,也就是28万辆的销量。这是秉持最乐观的情况而论,而普腾最高峰时期,销售量只有14万辆。

他也说,我国去年所有汽车的总销量为58万辆,而中国1%的汽车市场就有28万辆,可想象中国市场有多大。

黄家泉说,吉利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瑞典哥德堡(Gothenburg)和杭州嘉定这三个地方的研发中心,都允许普腾使用。

“在美国、欧洲和亚洲三个不同气候国家的研发技术,都可让普腾使用。

同时,吉利也会借助普腾研发中心,开发右舵驾驶及东南亚市场。

来源:南洋商报

相关帖子

黄家泉:网媒报导断章取义、标题误导,挑起读者对首相反感

黄家泉:以正能量迎接2018年经济复苏

黄家泉:与中国邮政二合一平台合作,更多大马产品进军中国

黄家泉:2020年目标放眼马中贸易达6700亿

黄家泉:首相访美,冀提高马美经贸额